[关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师生风采 > 创作园地
寻黄埔情怀
一抬头,一道不算宽气的门上端端正正地题上“陆军军官学校”几字,左右两侧刷着雪白的墙面上写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便知道,这就是曾多次相见于书面的黄埔军校。
踏进门,便被卷入历史汹涌的狂潮中……
我静静地迈步走过传堂,眼前这个坐落于狭小空间里的历史纪念馆将带我走进曾经的黄埔岁月。自1924年建校以来,在这个小小长洲岛上的黄埔军校里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甘为革命牺牲的勇士。我们所熟识的周恩来、叶剑英、林彪、赵一曼都是黄埔学子之一。望着一张张黑白旧照,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啊!一片荒原上伫立着一座不大的学校,在风雨飘摇中守住一寸土地,但却是这穷乡僻壤里的军校,源源不断地将人才送入前线。因此,它的意义也变得与众不同。玻璃展柜里,叠好的军服仿佛还留有战士的余温;一封泛黄的家书中,仿佛看见写信的人流着两行不舍的泪水;仿佛我看见成百上千的革命青年端着枪,卧在土坑里。在枪林弹雨中,争取大战的胜利;仿佛我看见身后的河水,染上鲜红。硝烟散去后的原野,积尸成山。而这其中,曾有生活在黄埔军校里的战士,在这座学校里,曾有他们的足迹。于是,我便随着这些足迹,去追寻他们的过去。
风轻轻吹过,一派岁月静好。我顺着扶把漫步在教学楼的过道中。木制的扶把做工本就劣质,在岁月的侵蚀下漫上厚厚的青苔。石砖堆砌的石墙上似能看见建筑者的匆忙,墙身是横七竖八的砖块,草草地抹上漆料。推开一扇半掩的木门,一束阳光射进布满尘埃的室内,望了眼门旁的标识牌,这就是当年学子们的寝室。一间狭小的屋内,放进五十多张木床。两侧是竖立的木柜,显得如此拥挤。然而,一张张木床错落有序地排好,床上是叠得整整齐齐的棉被,床头放置着旧布裁好后叠起的枕头,床下是清洗得干干净净的床单,这一切并没有因环境而变得杂乱无章。再看两侧的木柜,端端正正地立在墙角,上面三行放着学生们领取的生活用具。第一行放满了洗脸盆,盆之间的距离似经过精密计算;第二行挂满雪白的手帕,在长期使用下,却无多余瑕疵;第三行是备好的军服军帽,一套套有序地叠好。原以为在忙碌的训练与低质量的生活中,人也会失去原有的美好品质,原有的对生活的热爱。但似乎这里的学子是个例外。我何不曾参加过军训活动?在高强度训练下,在远离家庭的情况下,即使衣食无忧也无法全身心投入劳作,甚至会禁不住潸然泪下。而这些不比我大多少的黄埔生们,却有着常人不可抵的坚韧。走到室外,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便趴在栏杆上埋头望着楼下,一潭绿盈盈的湖水,平静如镜,不起波纹。想必这一池湖水,曾带给战士们一份坚守的初心。在经受孤独、成功与失败后,只需望一眼它,便能打起精神。黄埔军校里每一个人何不如这潭碧水,荣辱不惊,心中永远是拂不去的冲劲与活力。而这也正是黄埔精神,是一份不论徘徊于生死之间仍不起波澜,有万丈豪情的精神。这绿水,曾给予前人无限的动力,如今也将它带给了我。
再回望一眼身后的黄埔军校,挥手作别,昔日的它将知识与精神传递于学子,坚守在民族统一的前线。今时今日,它作为一道最亮丽的风景,带给前来之人一份黄埔情怀,去助力于未来的民族复兴与富强!

(供稿:初2020级09班龙星宇  审稿人:李永庆)

 

评论信息

您可以登陆后评论或者选择匿名评论。